打生態牌、走生態路、吃生態飯,玉樹走出一條高原脫貧的新路子 丨走進“三區三州”報道之玉樹篇①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男人的福利在线视频簧片_水多的性视频在线观看_试看120秒做受小视频

  “在黨的民族政策照耀下,玉樹不僅實現瞭災後崛起,而且實現瞭轉型發展的跨越。特別是自2016年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我們不懈怠、不松勁、不歇腳,就像抓抗震救災和災後重建工作一樣,全身心投入這場攻堅戰。”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州委書記吳德軍日前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黨的十八大以來,玉樹累計投入扶貧資金50億元,產業園區建設、到戶產業扶持、易地扶貧搬遷、危房改造、技能培訓等扶貧政策一個接一個得到落實,脫貧攻堅成效顯著。

  玉樹州是全國30個少數民族自治州中海拔最高、人均占有面積最大、生態位置最重要的一個自治州。長期以來,由於社會發育程度低、地緣較為偏僻、生存環境嚴酷、經濟基礎薄弱、貧困程度深等原因,造成玉樹具有“多維貧困”特點。2017年青海省審定深度貧困地區時,玉樹 1市5縣均列為深度貧困市縣,占全省的38%;有40個深度貧困鄉鎮,占全省的31%;深度貧困人口9.3萬人,占全省的38.8%。貧困發生率為28.3%,高於全省20.2個百分點。

  “對玉樹而言,我們最大的優勢在生態,最大的潛力在生態,最大的責任也在生態,打生態牌、走生態路、吃生態飯是我們的最佳路徑。”吳德軍表示,對玉樹來說,“守住青山綠水,守住雪山冰川,就是守住瞭金山銀山。”為此,玉樹州始終堅持正確處理生態保護與經濟發展、綠水青山與民生福祉、以人為本和尊重自然、制度建設和行動自覺的關系,將生態保護與民生改善相協調,與扶貧工作有機結合,推動生態生產生活的融合發展,使生態保護不斷成為玉樹群眾增收的重要渠道。比如:落實生態管護公益崗位政策,將處於國傢公園試點地區內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全部納入生態管護公益性崗位;探索從單一生態看護向生態生產生活良性循環轉變,推進生態體驗和特色經營。群眾真正從保護環境中得到瞭收益,也在保護生態的實踐中升華瞭藏民族原有的“崇山敬水”的樸素自然觀。

  作為青藏高原的生態屏障,玉樹州在整個三江源地區生態環境保護與建設中處於主體地位。在產業發展方面,玉樹州堅持“綠色感恩、生態報國”的理念,以生態統領經濟社會發展,堅持“生態產業化、產業生態化、生活綠色化”,把玉樹產業轉型的主攻方向瞄準做強生態畜牧業、做實文化旅遊業、做活商貿流通業,撬動產業轉型升級,推動高質量發展。

  據悉,截止到2017年底,玉樹全州建檔立卡貧困人口6.3萬人,占全州農牧民總人口的19.1%,實現瞭57個貧困村退出、4.9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脫貧,貧困發生率下降瞭9.2個百分點。這個數據與開展精準扶貧工作之前的貧困人口相比,貧困人口總數減少瞭7.7萬人,減貧比例達到55%。今年,玉樹市、稱多縣將脫掉貧困縣的帽子,31個貧困村、9788戶3.29萬人也將實現脫貧。

  位於青藏高原腹地的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是唐蕃古道上的重鎮,長江、黃河和瀾滄江從這裡起源,素有“江河之源”“中華水塔”“萬山之宗”等美譽。然而,美麗的風景與嚴酷的生存環境共存,玉樹州地處平均海拔4400多米的高原,高寒缺氧、生態環境脆弱、自然災害頻發、經濟發展落後,2017年,玉樹州一市五縣均被列為深度貧困地區。

  在與全國人民同奔小康的進程中,玉樹州在生態保護和產業發展的平衡中,探索出一條高原脫貧的新路子。

  本文由“135編輯器”提供技術支持

  傳統犛牛產業轉型升級

  廣闊無垠的巴塘草原,美麗、靜謐,犛牛悠閑地吃著草,就像一顆顆黑珍珠鑲嵌在綠色的絨毯上。

  巴顏喀拉犛牛乳業有限公司坐落在巴顏喀拉山腳下,3000多平方米的生產車間裡,從牧民傢裡收購來的數十噸犛牛奶“沉睡”在一排排發酵罐中。幾周之後,它們將穿上考究的“外衣”,坐上飛機,來到北京、上海等城市超市的貨架上。

  “以前,很多牧民都不出售犛牛奶,一頭犛牛也賣不到1000元。”巴顏喀拉犛牛乳業有限公司創始人加久說,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人們的觀念開始改變,去年,公司加工的犛牛奶超過500噸。牧民出售一頭犛牛的牛奶,每年就能增收3000元。2000多戶牧民與公司合作,過上瞭好生活。

  對於生活在高海拔地區的玉樹人民來說,犛牛是老祖宗留下來的“飯碗”。千百年來,牧民們吃的是犛牛肉,喝的是犛牛奶,穿的是犛牛皮衣,住的是犛牛毛帳篷,燒的是犛牛糞,運輸、耕地也靠犛牛……然而,在傳統的生產方式下,犛牛可以滿足牧民的溫飽需求,卻難以滿足新時代人們日益增長的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玉樹州有著豐富的自然資源,可利用草場面積大,犛牛數量占青海省犛牛總數的36%,位居全省第一。2017年,玉樹州玉樹犛牛被認定為全省唯一的中國特色農產品優勢區。在自覺保護生態環境、不開發地下資源、少發展工業產業的條件下,如何利用犛牛走出玉樹州的致富路?

  堅持有機、品牌、高端的方向,對4村3鄉(鎮)申請有機基地認證;建立草畜平衡機制,推廣舍飼半舍飼、劃區輪牧、高效養殖等適用技術;在各縣市開展活畜保險工作、建立良種繁育基地;與知名科研院校合作,進行高原畜產品研發……用全產業鏈思維推進犛牛養殖提質增效、犛牛產業轉型升級,這是玉樹州給出的答案。如今,從犛牛奶到犛牛肉,從犛牛皮到犛牛角,從犛牛絨到犛牛骨,犛牛生產、加工、銷售一體化體系初步形成。

  “別的事情我們牧民可能不太擅長,但養牛絕對是好手。”玉樹州農科局局長才仁紮西說,“我們現在的方針就是要進行總量控制,在保護草原的前提下,提升犛牛品質,讓牧民養殖犛牛減量不減收。用一句話概括,就是要養好牛,讓一頭犛牛體現三頭犛牛的價值。”

  玉樹市下拉秀鎮鉆多村曾經是個貧困村,通過發展犛牛產業,村集體經濟有瞭歷史性突破。2017年,全村的分紅金額達到304萬元,是玉樹州最高的。如今,鉆多村已經成為遠近聞名的富裕村。

  2016年,村民江才帶著自傢的60多頭犛牛加入生態畜牧業專業合作社,2017年獲得分紅7萬餘元。加上他在合作社務工的收入,傢庭年收入達到9萬元左右,一傢人的日子跟以前相比有瞭大變樣。

  “養瞭這麼多年犛牛,現在才知道日子還能這樣過。我們全傢人都覺得有幹勁、有奔頭。”江才說。

  民族手工業成為“金飯碗”

  安沖手工藝有限公司位於玉樹市省級扶貧產業園內,走進車間,金屬撞擊聲此起彼伏,不時還會聽到豪邁的歌聲。這棟兩層藏式小樓內,有藏刀制作車間、培訓教室和產品交易展廳。土丁紮西正手握小錘,專心錘制刀鞘上的圖案。

  陰雨綿綿的六月,正是采挖蟲草的黃金季。當地牧民紛紛上山挖蟲草,這是牧民一年中收入的主要來源。而對於土丁紮西來說,他更願意來到這裡務工。

  “挖蟲草隻是掙錢,而在公司上班是一項可以讓我實現自身價值的長久事業。”土丁紮西說到這裡,靦腆地笑瞭。今年23歲的土丁紮西是玉樹市安沖鄉拉則村人,中學畢業後,一直賦閑在傢。半年前,他參加瞭玉樹州舉辦的精準扶貧民族手工藝培訓班,如今是一名實習工人。

  土丁紮西的傢鄉,是我國久負盛名的安沖藏刀的發源地,鍛刀手藝已傳承500多年,這裡傢傢都有世代傳承的定制藏刀模版。然而,在很長時間內,這項古老的手藝由於制作工序復雜、難度大,一年也難做幾把,僅僅被鄉親們當作傢族內傳承的一項手藝,而不是可以致富的“飯碗”。

  近年來,在國傢大力推進文化扶貧、振興傳統工藝的背景下,玉樹州結合自身實際,發掘民族手工藝的脫貧生產力。新思路帶來新變化,玉樹州投入資金、理順機制,著手扶持傳統民族手工藝品牌。安沖手工藝有限公司所在的省級扶貧產業園,便是玉樹州建立的民族手工藝產業發展大本營。

  “安沖藏刀不僅在藏區有市場,還遠銷尼泊爾、印度等國傢和地區,供不應求。一把安沖藏刀的價錢從幾百元至數萬元不等。個人的力量很微弱,產業化運作不僅能讓這種民族傳統手工藝更好地傳承,也能讓更多人從中受益。”安沖手工藝有限公司負責人土尕說,公司的前身是一個手工作坊,2014年入駐扶貧產業園後,安沖藏刀不僅產量大大提升,產品質量也有瞭很大的提高。

  如今,公司每年都會對近200戶貧困傢庭的勞動力進行技能培訓,並擇優提供就業崗位,土丁紮西便是受益者之一。盡管還在實習期,土丁紮西每個月已經能拿到2000餘元的工資。而在公司裡年齡最長的成林江措,月薪已超過萬元。

  近年來,玉樹州積極開展技能培訓、提供就業崗位,培育扶持瞭安沖藏刀、嘛呢石刻、藏族服飾、唐卡等一批從事民族手工藝產品研發、生產和銷售的企業,不僅讓民族文化得到瞭更好的傳承,還拓寬瞭貧困農牧民的收入渠道,轉變瞭群眾傳統的生產生活觀念。

  如今,僅玉樹市省級扶貧產業園的4傢民族服飾加工企業,就為本地貧困農牧民提供瞭700多個就業崗位,輻射帶動貧困戶1482戶4944人增收。

  文化旅遊業助力脫貧致富

  這幾年,玉樹州雜多縣的康巴漢子紮西多傑又多瞭一個賺錢門路。每年6月中旬到8月底,在玉樹最美的季節,他都會在草原上搭建起黑犛牛帳篷和藏式花帳篷,接待遊客。在帳篷內,客人們不僅能夠品嘗到藏香風幹肉、藏式羊腸、蕨麻酸奶等原生態藏族美食,還能欣賞到藏族歌舞,更有非遺傳承人現場說唱《格薩爾》。

  “每年不到3個月的時間,凈賺五六萬元一點兒問題都沒有。”紮西多傑說,現在,每年夏秋季節,玉樹州都會舉辦特色文化旅遊活動。交通條件便利瞭,遊客多瞭,收入也一年比一年多。

  如今,在玉樹,許多牧民都像紮西多傑一樣,在草原上搭建帳篷開辦起瞭牧傢樂,從“以帳篷為傢”到“用帳篷賺錢”,吃上瞭旅遊飯。

  地處三江源頭的玉樹,生態地位十分突出,最大的優勢、潛力和責任都在生態。對於玉樹州來講,在脫貧攻堅的過程中,培育和發展不破壞生態環境的可持續發展的產業尤為重要。

  “不搞工業,不搞大開發,我們始終堅持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雪山冰川也是金山銀山的理念,遵循在保護環境的前提下適度發展原則,推動旅遊業發展。”玉樹州委書記吳德軍說。

  一手抓文化旅遊基礎設施建設,一手抓旅遊線路產品落地,玉樹州以發展鄉村旅遊帶動深度貧困地區精準脫貧為目標,在深入調研摸底全州文化旅遊資源的基礎上,制定《玉樹州旅遊扶貧工作實施方案》,整合鄉村旅遊資金和扶貧資金,通過舉辦特色賽馬節、馬術表演、歌舞表演等活動,培育旅遊扶貧示范點。

  在發展旅遊時,玉樹州突出文化元素,全面探索建立唐蕃古道、遊牧、古村落等文化體驗區,積極引導旅遊投資者建成一批集民俗風情、民族餐飲、休閑娛樂、特色購物於一體的高檔次、高品位的文化旅遊度假基地,建立起貧困群眾與文化旅遊產業的利益連接機制。

  功夫不負有心人。近年來,玉樹的旅遊產業發展得風生水起,越來越具有國際范兒。今年7月舉辦的玉樹賽馬節在歐美多傢報紙上作瞭專版報道,賽馬節實況錄像在美國紐約時代廣場連續播出4天;今年8月,在玉樹州舉辦的國際漂流A級錦標賽,吸引瞭17個國傢的27支高級別隊伍參賽……在三江源頭,這座古老而又年輕的城市,正吸引著世界越來越多的目光。

  “看著自己的傢鄉這麼有朝氣、有活力,鄉親們都特別自豪。我們對過上美好生活的信心也更足瞭。”紮西多傑說。

  脫貧攻堅中湧動的青春力量

  開發藏漢雙語軟件、打造電商平臺、研發時尚藏餐……在玉樹州,一群青年創客積極擔當,在決勝脫貧攻堅的戰場上,貢獻青春力量。

  今年30歲的江永鬧佈是一名青年創業者,如今是哎瑪虎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的負責人。在玉樹州很多農牧民的手機裡,都裝有哎瑪虎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研發的藏漢雙語翻譯軟件。

  江永鬧佈2008年從青海大學財經學院畢業,在社會上闖蕩幾年後他發現,藏區群眾喜歡用蘋果手機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它有藏文輸入法,但該品牌手機價格昂貴,並不適合所有人消費。由此,江永鬧佈萌生瞭研發藏文智能手機的念頭。他於2012年註冊成立瞭哎瑪虎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成功研發瞭第一代哎瑪虎藏文智能手機,並在玉樹市周邊的縣域試銷售。第一代哎瑪虎藏文智能手機憑借著獨特的優勢,受到藏區牧民們的喜愛。

  2017年4月,哎瑪虎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正式發佈瞭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藏漢雙語翻譯軟件。“軟件剛推出兩天,訪問量就接近300萬人次,目前累計訪問量已突破2900萬人次,用戶達37萬人。”江永鬧佈說,“這款翻譯軟件可以幫助牧民們及時瞭解新聞、政策和法律法規,促進瞭信息傳遞。”

  135編輯器

  尕松成林是玉樹創客的另一位傑出代表,他既是玉樹青年創業聯盟的創始人,也是天上玉樹集團的董事長。

  2011年夏天,尕松成林大學畢業後,帶著建設玉樹的理想回到傢鄉。從銷售裝飾材料到成立商貿公司,從在帳篷裡辦公到入駐政府免費提供的辦公場所,創業之路雖充滿艱辛,但尕松成林堅持瞭下來。2014年,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背景下,尕松成林接觸到瞭電子商務,並註冊成立瞭玉樹青年創業商貿有限公司。不久,尕松成林就和他的團隊創立瞭天上玉樹電商平臺,主要經營蟲草、特色文化產品、手工藝制品及農畜產品等玉樹特色產品。尕松成林的目標是把天上玉樹電商平臺打造成知名電商品牌。

  “玉樹物質資源豐富,市場開發前景廣闊,但本土市場規模卻很小。”尕松成林認為,要利用“互聯網+”的優勢,發揮工匠精神,把特色商品產業做精、做細,推動玉樹特色產品走出去。

  目前,天上玉樹電商平臺成功聚集瞭玉樹97種特色商品,生意越做越好。尕松成林說,他成功的秘訣就是“將個人理想與國傢、社會的發展有機結合”。

  在玉樹,像江永鬧佈、尕松成林這樣的創業青年還有很多。他們成立瞭玉樹青年創業聯盟,並入駐瞭由政府支持建設的玉樹青年創業園。目前,創業園共入駐企業38傢,青年創業者達到368名,享受政府在辦公場地、創業貸款、培訓、市場開拓等各方面的政策支持。

  據瞭解,入駐青年創業園的企業主要從事藏藥深加工、特色手工藝品生產、互聯網信息平臺建設、影視創作等產業。玉樹青年創業聯盟則統籌資源、輻射周邊,培育瞭一批成長性好的企業,為帶動當地青年創業就業、助力脫貧攻堅作出瞭積極的貢獻。

  產業一條街:折射扶貧新氣象

  每天早晨,卓瑪都會早早地來到位於玉樹市扶貧產業一條街的店鋪內打掃整理,等待顧客來臨。店鋪雖然面積不大,但裝修風格富有民族特色,讓顧客們一進店,就仿佛來到瞭美麗的巴塘草原。

  這傢店鋪屬於玉樹市隆寶湖畜牧業專業合作社,卓瑪是合作社的負責人。合作社致力於玉樹本地牛羊肉、黃蘑菇、人參果、酥油、酸奶、曲拉(奶渣)等產品的加工、生產和經營,現有員工45名,其中23人是建檔立卡貧困戶。

  “合作社在4年前就成立瞭,但產品一直找不到銷售渠道。現在,這些好東西在這間店鋪裡亮瞭相,成為許多遊客的伴手禮,店鋪每天的營業額在3000元以上。”卓瑪說,政府對貧困人口進行瞭免費培訓等多種形式的幫扶引導,對合作社的店鋪也給予瞭兩年內免房屋租賃費、物業費的優惠。考慮到剛開業時店鋪生意不好,政府還給予商戶為期半年、每月2500元的補貼。“這對於我們合作社來說,是個發展的好機會。”

  精準扶貧的核心和關鍵是產業扶貧,產業不興,則脫貧乏力。為瞭做強做優傳統畜牧業,著力打造產業扶貧的“玉樹模式”,玉樹市在畜產品精深加工和延伸產業鏈條上下功夫,探索出政府註入引導資金、部門搭建產業平臺、專業協會組織管理、合作社入駐經營、貧困戶從中受益的扶貧模式。在州、市兩級黨委、政府的共同努力下,集中展銷扶貧產品的扶貧產業一條街於2017年8月建成,如今已聚集來自玉樹州一市五縣的100餘傢商戶,銷售900餘種當地特色文化旅遊產品以及從貧困戶手中收購的半成品、剩餘農畜產品,帶動貧困戶6300餘戶2.2萬人增收。

  ▲在扶貧產業一條街,店員正在整理貨架上的產品。 張國欣攝

  在卓瑪負責的合作社,員工每月領工資,年底還有分紅,一戶貧困傢庭年收入能有三四萬元。如今,扶貧產業一條街被鄉親們親切地稱為“致富街”。

  這條“致富街”不僅讓玉樹州的農牧民合作社經營有瞭新氣象,更讓鄉親們的致富理念有瞭改觀。

  “以前鄉親們的收入主要是五六月上山挖蟲草掙的幾萬元錢,其他時候多閑在傢裡。現在大傢意識到,自傢的酸奶和酥油也可以賣瞭賺錢,發展產業的積極性更高瞭。”卓瑪說,“大傢的致富勁頭都很足,相信不用再靠天吃飯,好日子是奮鬥出來的。”